科尔沁新闻网
科技前沿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前沿 > 正文

动辄上亿的赃款探哪些小官易成“大老虎”

上亿偷来的钱是从人们的嘴里提取的

1.2亿人民币,37公斤黄金,68套.一个副处级干部发现了这么多财产,这让人们刮目相看了“小官员和大贪欲”。 此前,国家能源总局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Wei Pengyuan)在自己的房子里发现了价值超过2亿元的黄金,并在盘点过程中烧毁了四个收银台,令人瞠目结舌。 不过,魏鹏远是副主任,负责煤矿基础设施建设和项目改造的审批,这还是可以理解的。然而,很难想象马朝群作为一名地方干部,权力比魏鹏远小得多,还能继续发财。 更令人困惑的是,近年来有许多“小官员”获得了如此多的不义之财。

供水公司一般是当地国有垄断企业,主要负责自来水许可证、建筑工地施工用水、供水基础设施建设和维护管理。 如果管理者以牺牲公众利益为代价获取利润并违反规定,其背后的问题和利益是不言而喻的。 事实上,除了垄断自来水、电力、天然气等行业的国有企业之外,还有很多赚钱的机会,其中一些企业拥有公私合营的权利,充满野心。 不久前,河南省鹤壁市祁县供电研究所所长杨树森和他的五名员工在KTV消费后与运营商发生了争执。他们喝酒后打碎了它。作为对切断电源的报复,近1/2的县城被切断了6个小时,让3000到5000名用户尝到了“权力之虎”的滋味

一些垄断资源的官员没有尽到为人民提供高质量、低价格公共服务的职责,而是将公共资源视为家庭财产,利用人民赋予的权力进行寻租和腐败,“依山傍水”、“依水靠电”、“依气靠气”,从而使自己和亲友致富,造成国有资产的巨大损失,直接侵犯了人民的切身利益。 近年来,水、电、煤和天然气的价格不断上涨,导致居民生活成本上升。腐败是这背后的自然原因。 那些上亿的非法资金,不是由空倒下来的,而是贪官用国有资产和公共资源换取的,一点一点从人民的日常生活费用中挖出来的

土地、交通和资源是小官员“腐败前互相追随”的三大领域

小官员经常腐败的地方总是让人感觉“似曾相识” 算上这些巨大贪婪的人,他们几乎都在“重要部门”或“特殊地区”土地、交通和资源。这三大领域都反映了中国过去长期经济发展的一般模式。

例如,在过去10年中国房地产开发热潮的背景下,土地和交通往往“一个接一个地衰退”,而地方政府也严重依赖“土地融资”;与此同时,在经济发展方面,大量的基础设施投资,如道路建设,往往被用作提振国内生产总值的常用手段因此这两个部门比其他部门具有更强的重要性和“实权”,即使他是一名中层官员。

辽宁省抚顺市国土资源局顺城分局原局长罗亚平是一名科级女干部,被称为“土地奶奶”,有权征用和批准黄金地段的土地。然而,大量的土地出让金后来被支付到她的口袋里:超过3000万元的贿赂和超过3000万元的不明来源。 相比之下,交通部门作为传统的腐败多发部门,在新的基本建设浪潮中并不“软弱”。自2009年以来,中国共产党对某一领域突出问题的回应正是“对工程建设突出问题的特殊处理”

就腐败而言,腐败的范围很广,属于资源领域。 一些小部门已经掌握了当地经济的命脉。 在湖南省耒阳市,“矿产品税收征管办公室”每年征收4亿元,控制着全市四分之一的财政收入,成为“最胖的部门单位” 2010年,该办公室有55人被立案调查,从主任到下属站长和监察员。

真正的权力,联盟,强盗,小官员成为大迎宾员的关键词

官员不大,权力就是精神。 这句话恰当地概括了“小官员的腐败” 今年年初,陕西省渭南市住房和建设局建设管理司司长侯福才被判处死刑 法院认定,他拥有财产5615万元,索贿2191万元,不明财产3084万元。 侯福才只是科级干部,但他从1997年开始负责地方建设许可证的审批。 在行政审批制度还不完善的时候,无论侯福才是科长还是科长,任何单位都必须找他来进行建设,这太强大了。 更麻烦的是没有批准的标准,这给了权力寻求租金的机会。

还值得注意的是,许多科级腐败官员的特点是官员小、基层根深蒂固、网络复杂,甚至权力倾向。 侯福才在审批岗位上工作了15年,直到2012年5月被抓。陕西省渭南市城建局多次提拔他,但侯福才不想,因为当科长审批和发放施工许可证更方便、更直接。 长期占据关键岗位使得一些“小官员”很容易形成“利益共同体”,他们的腐败也不容易被发现。

摊位上的许多“贪婪”的小官员经常带来一些强盗精神。 李志强,山西省保德县住房建设和安全局前副局长,曾经是城市管理大队的队长。 当保德县被洪水袭击时,李志强看到猪和鸡在街上奔跑,决定就地宰杀。主人不能求饶。 县领导认为这一举措是勇敢的。 年底,李被提拔为县建设局副局长。 他强迫两位董事中的一位辞职,另一位调任,从而成为该局的“老板”。 不断形成派系和培养亲信来打击持不同政见者 调查时,违法违纪金额达2600多万元。

失控的警铃再次响起。

虽然“小官员”是“小官员”,但他们大多是关键职位,大部分是部门的“最高领导人”,而“小官员”有很大的权力。 一些基层领导干部在工作单位毫不妥协,就像“地方皇帝”。在一些部门,集体腐败形成了利益共同体。一些上级部门对基层单位的检查和检查只是“走过场”.掌握实权的“小官员”通过“欺下欺上”的方式容易逃避监督,通过积累腐败,小腐败变成了大腐败。

“小官员腐败”的根源实际上是“权力失控”。原因是权力监督存在问题。“小官员腐败”似乎不可思议。然而,如果权力寻租就像合法的商业一样,滥用权力谋取私利已经成为官场上的一种“惯例”,制度监督也是无用的,那么即使是小权力用于“寻租”的利润也是不可估量的。 这样,必然会有“小官员贪婪” 实践一再证明,没有监督的权力必然会导致腐败,无论权力大小,职位高低。

小官员可能贪婪,但他们也需要思考是什么创造了一个“宽松”的环境,如果他们想贪婪,他们可以贪婪。 “苍蝇”和“老虎”应该受到攻击。这不仅仅是一句口号。只要是权力,就应该把它放在系统的笼子里,不应该给权力的玩家任何机会。



科尔沁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atsdongguan.com.cn 技术支持:科尔沁新闻网 | 网站地图